本网特稿

当前位置:主页 > 本网特稿 >

玉门市法院探索实行绩效考核积分制解决四大难题

时间:  2018-12-28 13:19
玉门市法院探索实行绩效考核积分制解决四大难题
 
人人头上有积分 千斤重担人人挑
 
本网讯(记者 吴萍萍 通讯员 高婕 梁鸿)今年5月12日、13日和19日、20日两个周末,玉门市法院共执行到位案件款240余万元,这相当于去年同期近一个月的工作量。 
 
执行法官现在缘何如此雷厉风行?“玉门市法院推行的绩效考核积分制,把法官的积极性全部调动起来了!”玉门市法院执行局局长邱文礼说。 
  
玉门市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吕万平说介绍,新一轮司法改革以后,传统的绩效考核办法已不能适应法院工作新形势,在去年试点的基础上,今年5月份,该县法院正式实施了绩效考核积分制,有效解决了“干与不干一个样、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争与不争一个样”这些长期困扰基层法院的“四大难题”,目前已取得初步经验和成效。
 
作为酒泉市收案量较高的法院之一,2017年,玉门市人民法院收案4767件、结案4342件,其中,民间借贷、买卖合同、劳务合同、金融借款合同等纠纷案件高达1184件。这对一个入额法官只有23人的县级人民法院来说,法官的办案压力和工作量可想而知。为此,玉门市法院主动适应司法体制改革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在省、市法院原有绩效考核基础上进行大胆创新和积极探索,以积分制为导向,对各类人员办案工作的质和量分类考核、综合评判,一步到位解决了长期以来困扰基层法院“案多人少”的难题,探索出了一条可复制、可借鉴的改革新路子。
 
点点对应的量化考核促使法官多办案
 
 ——解决“案多人少”难题
 
随着近年来民商事案件大幅增长,基层法院普遍面临着“案多人少”、法官断层流失严重的矛盾,特别是原有的法院量化考核不健全、不科学,不能适应新时期法院工作的新变化等带来的“干多干少一个样”、人员吃“大锅饭”、审判执行质效不高等问题,严重制约着基层法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进程。如何既不改变审判执行工作的权重地位,又充分考虑办案质效和审判人员积极性的重要性,探索新时代下法院审判执行工作的新模式、新方法、新途径?玉门市法院探索推行的绩效考核积分制为广大基层法院解决上述难题给出了答案。
 
“简单说,绩效考核‘积分制’就是用积分(奖分和扣分)对人的能力和综合表现进行全方位量化考核。这是我们在省高院和市中院绩效量化考核基础上进行的大胆创新和积极探索,目的是全方位调动人的积极性,为破解基层法院‘案多人少’难题提供方案。”玉门市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吕万平说。
 
“以往,案多人少,办案多的法官,反而更容易被‘找岔子’,施展不开‘拳脚’。”玉门市法院执行局局长邱文礼说。
 
在玉门市法院,和邱文礼有同样困惑的法官不在少数。一位工作5年的年轻法官告诉记者,许多年轻法官刚来时都很有干劲,但有些案子难度大、战线长,老法官经验多但精力不足,年轻法官有精力但成长缓慢,加之案多人少,难免会在办案时松懈。
 
绩效考核积分制将各项业务指标作了明确规定,办案时综合考虑各岗位实际情况,依据责任轻重、办案质量、办案数量和办案难度等因素,对已结案件分类设置分值进行积分,依据积分排名确定的等次分别发放对应的奖励性绩效考核奖金,实现各环节流程的全覆盖,这样一来所有法官的积极性都被调动了起来,再不畏手畏脚了。”从事法院工作23年的邱文礼见证了积分制出台前后带来的巨大变化。
 
现在,邱文礼是另一番状态。他还记得,绩效考核积分制刚推行不久带来的效果。“首次立案执行完毕的案件给予执行最高积分。有奖励,大家自然有积极性。”邱文礼说。
 
正是在这种积分制的激励下,邱文礼在去年考核中,以451分的总成绩名列全院第一,为其他法官带了头。
积极性的来源,是玉门市法院工作思路的创新改变——从“奖励”的角度进行考评,在德、能、勤、绩、廉等方面合理设定考核指标,根据法官、法官助理、行政人员岗位的不同,从案件立案、庭审、判决、执行到行政工作各环节、各流程,建立一套覆盖全院各项工作的绩效评价体系,充分调动法官、法官助理、行政人员等岗位干警工作的积极性,解决“人少案多”“办事拖拉”的老大难问题。
 
“玉门市法院推行的绩效考核积分制管理模式源于企业积分制管理,又有所区别。玉门市法院坚持从严管理与有效激励相结合,准确界定各类案件的难易程度和实际工作投入,对刑事、行政、民事、执行、办公室等部门之间的工作量,以不同的标准设置权重比例,同时将廉洁自律、调研文章等共性指标纳入其中,以相应的分值对干警进行全方位动态考核,年底最终积分决定干警职级晋升、员额进退、岗位调整、奖金分配,从而达到激励干警的主观能动性,充分调动干警积极性的目的。”吕万平说。
 
积分相应的排名定优促使法官办好案
 
——解决“干多干少一个样”难题
 
“这个月你首次执行完毕多少案件?”玉门市法院副院长杨明说,绩效考核积分制的出台,有效破解了法官“干多干少一个样”的队伍管理瓶颈问题,就连大家见面打招呼的方式也悄然发生了改变。
 
然而这项制度推行伊始,法官心中有不少顾虑:“每办一个案子,办到什么程度,办到哪一环节,都要录入到系统”“每天打开电脑看到自己排名靠后,也是压力山大”……
 
经过一年的实践,变化最大的是法官办案的积极性提高了。“人都是要面子的,看到自己排名靠后,肯定要努力的。”玉门市法院民事审判一庭法官告诉记者。
 
据介绍,过去,一名法官办一件复杂的案子和办一件简单的案子区别不大,还有可能后者因为简单容易而争抢办理,但一些可能涉及到十几个犯罪嫌疑人、甚至三五起相互关联的复杂案件则无人问津,同时原有的绩效考核不能在各环节反映法官办案的实效,更体现不了法官之间的能力差异。绩效考核积分制的实施改变了以往的情况,经过充分的研判,玉门市法院按照案由、结案方式等主要因素分别对刑事、民事、行政、执行案件进行了分类,并设置了不同分值,同时结合成立的借款审判组、交通事故审判组等审判团队进行具体分案,法官由先前的“要我办案”转变为“我要办案”,有效解决了“难案无人办、简单案件争抢办”的问题。
 
法官办理的案件,综合考虑以下几个方面具体划分类别设置分值(以民事案件为例):2017年,该县法院共审结民事案件2211件,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纠纷1622件,婚姻家庭、继承纠纷249件,侵权责任纠纷243件,劳动争议、人事争议88件,物权纠纷53件,人格权纠纷50件,与公司、证券、票据等有关的民事纠纷5件,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1件。具体到1630件合同类案件,民间借贷、买卖合同、劳务合同、金融借款合同四类纠纷案件共计1184件,占比72.63%,而建设工程合同、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等纠纷只有一两件;调解、撤诉1383件,占比62.55%,适用简易程序审结1914件,占比86.56%,统计表显示,调撤、简易程序、小额诉讼程序处理的案件大多为民间借贷、买卖合同、劳务合同、金融借款合同类案件;上诉案件103件,其中民间借贷、买卖合同、劳务合同、金融借款合同类纠纷案件上诉共计33件。综上,得出如下结论:一是民间借贷、买卖合同、劳务合同、金融借款合同类案件数量多,适用程序简单,处理相对容易,上诉少,法官付出的体力和时间较多,所结案件均能案结事了;二是数量少的案件类型法律关系复杂,事实认定复杂,调解难度大,判决结果当事人难满意,上诉多,法官付出体力和时间的同时,需要耗费更多的脑力劳动。据此,该县法院党组经过充分的研判,将刑事、民事案件按照案由分为四类,行政案件主要按照结案方式分为四类,执行案件主要按照结案方式分为三类,并分别设置了不同分值。如民事、刑事案件,一类案件每结案一件得1分,二类案件每结案一件得3分,三类案件每结案一件得5分,四类案件每结案一件得7分;行政案件,一类案件每结案一件得1分,二类案件每结案一件得5分,三类案件每结案一件得7分,四类案件每结案一件得9分;执行案件,一类案件每结案一件得1分,二类案件每结案一件得3分,三类案件每结案一件得4分。一起复杂案件的积分是一件简易案件积分的几倍,这无形中大大提高了法官办理大案难案的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
 
“法官每办一起案件,会获得一定积分。在设定案件分值时,充分考虑到分值与案件工作量及难易度之间的比例关系。”杨明说,绩效考核积分对法官审判执行案件的积分项目和积分标准、积分管理作出了详尽的规定。这既准确界定了各类案件的难易程度和实际工作投入,实现了刑事、民事、行政、执行工作岗位之间工作量的科学比对,又充分考虑了审判执行工作实绩,解决了平均主义的问题。
 
自办案积分制出台后,玉门市法院强化考评结果运用,将法官办理案件积分结果纳入绩效考核奖金发放、职务晋升等事项的重要依据。
 
在玉门市法院2017年的绩效考核名单上,积分排名靠前的法官赫然在列。而绩效考核积分排名靠后的法官,法院则与员额退出机制相衔接,使不能独立办案、案件质效较差、完不成核定工作量的法官及时退出员额,树立“有进有出”“能上能下”动态化调控机制导向。
 
“绩效考核结果作为职务晋升、评优树先的重要参考,充分调动办案积极性,让大家跳起来摘桃子,真正体现干多干少不一样。”玉门市法院法官如是评价。
 
前呼后应的分类施策促使法官公正办案
 
——解决办案质量不高的难题
 
今年4月初,玉门市法院年轻法官小赵在法院内网上查阅自己办理案件“成绩单”,并按照标准对自己所办案件进行了积分测算。“与公示的季度积分排名表相比较,能看出自己一季度办了多少案,与其他法官差距有多少,同时激励自己有针对性地对案件办理中存在的问题进行改进。”小赵说。
 
在办案质效方面,一是合理设置扣分项,对于发还、超审限案件扣3倍等级分;对于给付之诉案件被改判的,根据改判内容所占比例设置扣分值;对于因执行错误导致执行回转、因法官自身原因造成信访投诉等情形均设置了相应的扣分。二是合理设置加分项,彻底化解信访案件和参加合议庭审理案件、参加审委会讨论案件等情形给予一定的积分奖励,特别是审理过程中出现证据多、法律关系复杂等情形的案件,主办法官可填写变更案件类别审批表,庭长、主管副院长、院长逐级审核后由院绩效考核领导小组讨论决定分值。通过所办案件的数量和质量对法官进行绩效考核,既准确界定了各类案件的难易程度和实际工作投入,实现了刑事、民事、行政、执行工作岗位之间工作量的科学比对,又充分考虑了审判执行工作实绩,解决了平均主义的问题。
 
对于积分制带来的触动,一线办案法官最有发言权。玉门市法院在近期审判的一起民事案件中,因为审判案卷中有错别字、审判案卷中格式不符合要求而被扣分,这使法官意识到在办案中应更加注重细节和质量。
 
新的绩效考核积分制将考核分为平时按季度考核和年终考核两项。每季度结束后一周内,审管办、信访、纪检监察、办公室等部门分别提供案件、信访、考勤、信息等考核基础性数据,而法官助理、行政人员的量化工作完成情况分别由法官、办公室主任签字确认后提供,考核领导小组汇总核算积分后予以公示。年终考核在季度考核成绩的基础上对法官、法官助理、行政人员进行综合积分排名。
 
在绩效考核积分制实行中,玉门市法院还实行分类施策,对员额法官、法官助理、行政人员实行不同的积分制管理办法,让不同人员在各自岗位各尽其能、各展其才,解决了以前人员工作质量不高,吃“大锅饭”的问题。
 
“优秀与否数字说话”
 
——解决“争与不争一个样”难题
 
玉门市法院推行绩效考核积分制以后,最为明显的变化就是充分调动了干警的工作积极性。玉门市法院审管办主任陆治喜介绍,以前立案庭分案无人要,现在案件不出立案庭就分完了,法官的办案热情明显增强,由原来的“要我办案”转变为 “我要办案”。 
  
同时,干警的创先争优主动性明显提高。吕万平说,推行积分制管理,让干警干什么、创什么、争什么更加明确、具体,实际工作中知道了抓什么、怎么抓,心里有底,干劲更足。“干警的优秀与否,都是用实绩说话,用数字说话,年底先进工作者、办案能手等的评选更加具有说服力。”
 
法官助理重点从完成工作量、工作质效、综合评价三个方面进行考核。法官助理在法官指导下开展工作,受法官委托调解结案、协助法官起草法律文书、撰写调研文章按照设置的相应分值积分。法官助理所负责的应诉送达、协助调查、司法实务技能、责任意识、主动意识等难以具体量化的工作进行综合评价打分的形式积分。同时,2017年5月1日前未入额具有审判资格的法官助理独立承办的案件按照法官的考核办法进行积分。
 
行政人员工作性质各异,服务型工作多、随意性工作多、创新性工作多,工作量大小难易不一,除共性考核指标外,其业务指标按岗位责任完成且没有失误为基本要求,设置分值100分。对行政人员岗位工作、新闻宣传、文件起草、调研任务、会议办理、文件传达、后勤保障、人事管理、精准扶贫、其他工作十个方面设置分值进行统一考核积分,分值占60%。对行政人员工作态度、工作能力、工作完成情况等难以量化的项目进行综合评价积分。
 
该县法院针对同一类案件如何设置分值、法官助理如何考核、行政人员如何考核,进行了不断的研判:从法官中选定数名干警依据同一类案件以相同分值、不同分值分别进行了积分测算,同时对法官助理、行政人员依据积分指标进行测算,根据测算结果进行合理调整,最终确定了同类案件的分值及法官助理、行政人员的考核积分构成。
 
“考核积分制也创新了法院的管理模式。”吕万平介绍,改变了以往的年底一次性考核,采用季度考核加年底考核的积分管理模式,进行季度、年底积分公示制度,既加强了日常工作的监管,同时对工作实绩进行了科学的考核,让管理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操作性和实效性,具有更强的执行力、约束力和公信力。
 
吕万平表示,绩效考核积分制充分调动了干警你追我赶的活力,干警在不同岗位上找到了适合自己发挥作用的“角色”,司法责任制改革后“各归其位、各尽其责”真正落到了实处。法官、法官助理、行政人员紧紧围绕审判执行中心工作,相互配合、相互监督,在本职岗位上争优秀,极大提升了法院的审判执行质效。
来源:酒泉长安网
(责任编辑:李彩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