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政法文化 >

警服,我这一生的挚爱

时间:  2018-10-19 12:31
“ 从上白下蓝的简洁利索,到橄榄绿的挺拔庄重帅气,再到藏蓝的厚重威严含蓄,色彩样式的变迁,与我在警营成长奋斗的历程惊人地契合。”
 
□讲述:熊继平(湖北省恩施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民警)
  
整理:本报记者 肖新民  通讯员 胡良志
 
临退情更切。我即将脱下心爱的警服,告别战斗了37个春秋的警营。
 
我喜爱穿警服。每天出门上班前,都会把熨烫得平整的警服穿得齐整,把警服上的标识佩戴得端正。父亲在我穿上警服的第一天,就十分严肃地告诫我,穿警服就得有穿警服的样子。穿警服应该是哪个样子?当时没有更深的体味,只是知道,作为老政法的父亲,这样说一定没错。
 
这些年,多少次我仔细打量身上穿得严整的警服,走出家门,走进警营,走在服务群众的路上。从上白下蓝的简洁利索,到橄榄绿的挺拔庄重帅气,再到藏蓝的厚重威严含蓄,色彩样式的变迁,与我在警营成长奋斗的历程惊人地契合。从俊秀的后生到壮年的警官,而今人虽老却豪情不减,它们暖我寒冬、伴我履责,承载了多少日晒夜露,沉积了多少征尘汗渍,还吸引了多少父老乡亲关注和关怀的目光。
 
我是穿着端正的上白下蓝,参加了让人记忆深刻的严打行动。那时恩施街头,鄂西乡里,治安形势异常严峻,流氓地痞滋事,市井无赖闹事,人民群众严重缺乏安全感。我作为警营新兵在老同志的带领下,负责一个乡镇的案件审理、证据收集。尽管那时的法制不够健全,程序有粗糙简陋之处,但师傅对我的要求很严,最朴素的一句话我至今记得: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不要放纵一个坏人,凡事要对得起这身警服。100多起案件的办理,让我渐渐熟悉了侦察预审业务,更为重要的是,一颗嫉恶如仇、除暴安良的正义之心从此鼓荡着热血,伴我一路走到了今天。肩扛正义,砥砺前行的信心,就这么激励着我为警服添光彩的岁月。
 
我是穿着一身橄榄绿,参加了第一次居民身份证颁发工作。现在看,居民身份证对一个公民而言,多么重要啊。可在当初,人们对身份证的认识完全模糊不清。发动宣传、登记造册、组织照相、排号填卡,全手工操作,全市的底表、底卡堆起来就是一个小山包。繁杂与繁重,不需多言。让我十分骄傲的是,恩施市的第一批、第一个居民身份证,就是我从湖北省公安厅制证办公室领回来的。时值寒冬,我和同事谭文培开着老式吉普车,一路颠簸,一路风尘,沿国道往回赶。到红花套,老旧的汽车抛锚了,怎么鼓捣都没用,那时修理厂少,只好把车寄放后,两人抬着装身份证的袋子,赶班车回恩施,大年三十早上才到家。那年,我荣膺了全国颁发居民身份证先进个人,我至今依然自豪当年一丝不苟做了一件对国计民生多么有意义的工作。
 
我清晰地记得,我也有连续43天没有穿警服的日子。那是1999年,六角亭辖区发生了系列蒙面入室强奸抢劫案,临街小店的女服务员屡遭歹徒袭击。作为派出所所长,我每天和专案民警白天摸线索,夜里蹲点守候,一干就是43天,最终将犯罪嫌疑人朱某抓获归案,绳之以法。记得案件初发时,专案组侦查员们郑重盟誓,此案不破,就不配穿这身警服。破案后我穿上警服,接过百姓们送来的锦旗时,作为人民警察的自豪感溢于言表。是的,穿了警服,就是人民的公仆!我是穿着一身藏蓝,走进了110指挥中心。如何规范指挥职能,让指挥中心实至名归。这不是部门权限问题,关系到公安机关整体一盘棋、警种联动形成强大合力、信息共享信息研判转化为战斗力的大事。于是,专职接警员上岗,接警全程录音;全局上下努力,五分钟治安巡逻圈打造完毕,统一标识的巡逻车分段巡逻;接警处警的首问制形成。110逐渐成为了公安机关联系人民群众最紧密最贴心的纽带。而重大信息研判和情报共享,让多警种在信息时代占领信息高地,打击犯罪、服务人民的能力越来越强。就这样,指挥中心正规化建设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其枢纽和战斗堡垒作用越来越凸显,这是全局民警锐意进取的结果,也饱含着指挥中心工作人员的辛苦付出。站在指挥中心大屏幕前,我真的为自己能身穿这身警服深感荣耀。
 
今年的秋天似乎来得更早、更快。恩施山城的秋天是最美丽的。2018年11月4日,这一天后,我将脱下心爱的警服。写到这里,我已经泪盈双眼。这样的伤感是难免的,这样的留恋是深情的告白。这个秋天的这个日子,我将会把舍不得穿的一套簇新的藏蓝色警服,端正地穿上,走进指挥中心。我,穿上崭新的警服,正如这座金秋的山城,一定还是意气风发吧。
 
(原文链接:http://epaper.cpd.com.cn/szb.html?t=szb&d=20181018)
来源:人民公安报
(责任编辑:李彩霞)